文章

你知道么?鱼油对我们体内的益生菌群大有益处

从我们的大脑到我们的心脏,再到我们的全身各处关节,Omega-3脂肪酸能为我们提供许许多多的健康益处。然而,Omega-3脂肪酸是否也可以使我们肠道中的微生物菌群受益呢?研究表明:“是的!它可以!”

Omega脂肪酸与微生物菌群的多样性

我们所有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微生物菌群——这是一个高度多样性的生态系统,我们的身体与之同生共存。一个健康的微生物菌群必然是一个多样化的微生物菌群,其中有着许多不同类型的微生物居民。然而遗憾的是,我们中的许多人肠道微生物菌群的多样性都远低于应有的水平。但好消息是,除了服用优质的益生菌和益生元外,服用Omega-3脂肪酸也可以帮助我们改善体内微生物生态的多样性。

有这样一项研究观察了876名女性双胞胎的数据,并且发现那些Omega脂肪酸水平较高的人更可能具有较高的微生物菌群多样性[1]。而其他一些研究则表明,怀孕期间摄入较高Omega-3脂肪酸的女性出现肠道通透性的可能性较低,而她们体内微生物菌群的多样性则较高。

极客时刻:Omega-3为什么能提高微生物菌群多样性? 在我们的身体组织中,更高水平的Omega-3脂肪酸标识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被称为“肠碱性磷酸酶”(IAP)的生物酶。 肠碱性磷酸酶有助于控制微生物生长,维持其多样性,并能帮助加强肠道内壁!

Omega脂肪酸与肠道健康

Omega脂肪酸还可以激发肠道中其他的健康物质。在一项小型研究中,研究对象是一名45岁、身体健康、经常进行体育锻炼、日常饮食中包括红肉及蔬菜的男性。在这项研究中,他每天只吃蔬菜以及含有超过600毫克Omega-3脂肪酸的鱼类蛋白质。最终研究发现,Omega脂肪酸摄入的增加对他的肠道微生物菌群产生了“显著的改变”,并且研究还得出结论:这还解释了为什么Omega脂肪酸们对于慢性病的预防和管理是如此的富有益处[2]。在两周后,该研究对象体内的能产生丁酸的菌群含量也增加了。

极客时刻:什么是丁酸? 丁酸是一种短链脂肪酸,一般可以在黄油、酥油、和生牛奶中找到。但是我们的身体可以自己制造丁酸 —— 我们的肠道细菌通过在肠道中发酵纤维来制造丁酸。丁酸对我们非常有益,因为它是肠道上皮细胞理想的“食物” – 它对于滋养和保护肠道组织有很大帮助,并具有抗炎性和免疫信号传导的特征。

为了更健康的身体,学会组合!

为了获得最佳效果,请将益生菌与您的Omega脂肪酸产品一起服用哦。一项随机对照临床试验发现,比起单独服用益生菌,同时补充益生菌与Omega-3对于改善胰岛素敏感性、血脂谱、以及其他心血管疾病指标的效果更为显著![3] 益生菌与Omega在一起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

  • Omega-3鱼油可以使你的益生菌更好地发挥作用:EPA是鱼油中的一种脂肪酸,它可以使益生菌“粘”在肠道细胞上,并提高体内的双歧杆菌水平[4]
  • 益生菌可以通过增加大脑中的DHA和EPA水平来帮助鱼油更好地发挥作用[5]

一个拥有健康的、多样的不同菌群的肠道,会降低我们身体的炎症[6],并且这种影响是遍及我们全身上下的哦[6]

用最好的产品为你的身体加股劲: 另外,在选择产品时,一定要确保你购买的是有效的、能够保证准确释放的 多菌株益生菌 以及来源自纯净自然、并且含有高含量EPA和DHA的 Omega-3鱼油 哦。

Omega-3与肠道健康的未来

肠道微生物菌群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研究领域,还有许许多多的谜团尚待我们去探索。 2017年6月,学界发布了一份开创性报告,该报告建议说:由于Omega以及类似多酚的植物化学物质可以发挥如同像益生元一样的作用,因此它们也应该被加入到益生元的定义中去[7]

References

[1] Menni C et al. Omega-3 fatty acids correlate with gut microbiome diversity and production of N-carbamylglutamate in middle aged and elderly women. Scientific Reports volume 7, Article number: 11079(2017) doi:10.1038/s41598-017-10382-2.

[2]Noriega B et al. Understanding the Impact of Omega-3 Rich Diet on the Gut Microbiota. Case Rep Med. 2016; 2016: 3089303. Published online 2016 Mar 14. doi:  10.1155/2016/3089303

[3]Rajkumar, H. et al. Effect of probiotic (VSL#3) and omega-3 on lipid profile, insulin sensitivity, inflammatory markers, and gut colonization in overweight adul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Mediators of inflammation 2014, 348959, doi: 10.1155/2014/348959 (2014).

[4]Kaliannan K et al. A host-microbiome interaction mediates the opposing effects of omega-6 and omega-3 fatty acids on metabolic endotoxemia. Sci Rep. 2015 Jun 11;5:11276. doi: 10.1038/srep11276.

[5]Barret E et al. Bifidobacterium breve with α-linolenic acid and linoleic acid alters fatty acid metabolism in the maternal separation model of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PLoS One. 2012;7(11):e48159. doi: 10.1371/journal.pone.0048159. Epub 2012 Nov 20.

[6]Claesson, M. J. et al. Gut microbiota composition correlates with diet and health in the elderly. Nature 488, 178–184, doi: 10.1038/nature11319 (2012).

[7] Gibson Glenn et al. Expert consensus document: The International Scientific Association for Probiotics and Prebiotics (ISAPP) consensus statement on the definition and scope of prebiotics. Nature Reviews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volume14, pages491–502 (2017) doi:10.1038/nrgastro.201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