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6种维持你骨骼强健的方法

我们的骨骼支持着我们的身体。它让我们保持直立,保护我们的内脏,并帮助我们移动我们健康的身体。然而,一个可怕的事实是:根据加拿大骨质疏松症组织的数据显示,比起心脏病、中风和乳腺癌,骨质疏松症所造成的骨折在人群中更为常见。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女性,五分之一的男性在一生中会患上这种疾病。

那么究竟什么是骨质疏松症呢,这种疾病为什么会发生呢?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预防它呢?

骨质疏松症是一种以低骨量和骨组织退化为特征的病症,这种病症会导致骨折风险的增加。我们的身体在20多岁时达到骨量峰值。在此之前,骨骼构建和矿化作用(由成骨细胞所控制)会超过骨骼损坏的进程(由破骨细胞控制)。当我们到了30多岁时,这个进程开始发生逆反,骨骼损坏的比率开始超过骨骼构建和矿化的比率,这为骨质疏松症奠定了基础。

但是现在我们有个好消息——你可以采取如此下几步措施来保护骨骼健康并且预防骨质疏松症。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多吃“彩虹”一样色彩多样的食物,大量吃蔬菜

我们经常认为骨骼是坚硬的、固定的不变结构,它在我们生长完全后就不会怎么改变了。但事实上,我们的骨骼具有极高的新陈代谢活性,并且它会根据我们身体的矿物质需求而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每当我们身体中的某些物质产生代谢活性时,自由基就会形成 —— 而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大量的抗氧化剂才能在这些自由基造成任何持久性伤害之前稳住它们。记得多吃所有的橙色、红色、蓝色和紫色的食物哦,丰富多彩的饮食是为你的身体提供各种抗氧化剂的关键,以帮助防止其对我们的骨骼产生氧化损害。并且不要忘记定期吃蔬菜和来自海洋的植物,以确保你在身体中积累了足够的碱性储备来保护你的骨骼。当饮食过于酸性时,我们的身体会从骨骼中提取矿物质以维持适当的血液pH值。吉益君的绿色+在配方中加入了绿色、橙色、红色、蓝色和紫色食物,以及碱化的海洋植物,是目前唯一被证明可以平衡pH值的超级食物。

减少钙抑制剂的摄入量

你知道北美饮食中的许多主食会抑制钙质的吸收吗?为了最大限度地吸收钙质,我们不仅要关注我们吃的东西,还应该关注我们不要吃的东西。以下是如何最大程度吸收你所摄入的钙质的方法:避免饮食中含有过量的蛋白质、糖、谷物、盐、酒精、红茶、咖啡和软饮料,这些都已经被证实会消耗体内的钙质,并削弱骨骼组织。

M关注你的肠道

没有事物是完美的,甚至是一些最健康的食物也存在着缺陷:抗营养素。抗营养素是可以阻止重要骨骼构建矿物质吸收的化合物。各类坚果、种子、谷物和豆类是最大的问题户,但通过出芽,或更好地发酵这些食物 —— 你可以释放它们的营养潜能,并去除那些令人讨厌的抗营养素。此外,你可以通过食用富含益生菌的食物或益生菌补充剂,来维持适当的肠道pH以帮助矿物质的吸收。

除了钙质之外需要关注的事

当我们想到骨骼营养素时,往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钙质。虽然我们的骨骼肯定需要它,但钙质只是骨骼健康问题的一部分 —— 钙质还需要其他的营养物质来帮助它被人体更好地吸收和利用。一勺绿色+骨骼强健可以为你的身体提供碱化植物营养,外加主要的骨骼营养素和植物营养素。绿色+已被证明可以保护骨骼免受破坏性的氧化压力,并且可以抑制破骨细胞活动。在多伦多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中,绿色+骨骼强健使用组的CTx(骨质破坏和骨折风险的主要标志)减少了12%,而安慰剂组的CTx水平则保持不变。绿色+骨骼强健真正的亮点在于 —— 它含有有助于骨骼强健的一系列混合物,包括维生素D3、镁、叶酸、赖氨酸、番茄红素和3种形式的钙质,当这些成分与碱化且营养丰富的绿色+配方结合时,比起单独的钙质,它刺激新生骨骼生长的效果高达20倍![1]

减轻压力

你当前的饮食也许近乎完美,并且虔诚地进行着各种食补,但如果你处于持续的压力之下,你的身体可能会有更高的酸性度,而如同我们前文所述,体内的酸性可能会导致骨质流失。此外,升高的皮质醇水平可以引发胶原蛋白的分解并抑制成骨细胞,导致骨密度降低。只要身体处于压力之下,你无法获得足够的休息和恢复,骨骼的矿化和胶原蛋白的形成就会减少。

多多运动

我们都知道经常运动对你的心脏好处多多,并且还能令你的肌肉保持强壮和灵活,因此你的骨骼也喜欢运动这件事就不足为奇了!然而,并非任何类型的运动都可以,负重和力量训练是我们的骨骼所真正渴望的。慢跑、步行和爬楼梯等运动也非常适合我们的骨骼,此外还有举重,瑜伽和深蹲等都是不错的锻炼选择。
此时此刻起,是时候确保你已充分优化你的营养摄取和生活方式了,让我们尽一切可能保护我们的骨骼直至老去吧。

参考资料

  1. Rao, L. et al. Polyphenol extract of greens+TM nutritional supplement stimulates bone formation in cultures of human osteoblast-like SaOS-2 cells. J Herb. Pharmacother. 2008;5:264–282 264-282.